西咸一体化下的咸阳:彩虹城“褪色”寻支柱产业

2014年12月16日 01:26  每日经济新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西咸一体化下的咸阳:彩虹城“褪色”寻支柱产业错位发展

  每经记者 张静 毕华章 咸阳摄影报道

  陕西省咸阳市曾有“纺织城”、“彩虹城”、“神城”等美誉。近年来,由于国内纺织产业产能过剩、重点企业彩虹集团逐渐衰落,咸阳早已失去了往日 的风光,很难再找到支柱性产业。与此同时,随着西咸一体化推进和西咸新区的成立,咸阳日益沦为从属地位。10月底,陕西省出台《关于加快西咸新区发展的若 干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,赋予西咸新区诸多实权。11月,原本定位为承担咸阳主城区功能拓展的北塬新城,其角色悄然变更为“大西安(咸阳)文化体育 功能区”,外界关于咸阳被“边缘化”的质疑再次甚嚣尘上。

  在大西安和西咸新区整体战略框架下,咸阳如何找到新的产业亮点?如何提升自身的城市化水平和转型发展?如何与西安、西咸新区错位竞争?

  出租车飞驰过连接西安和咸阳的世纪大道,华灯初上的夜晚,霓虹闪烁,带着丝丝寒意。

  “世纪大道是西咸新区的还是咸阳的,我们没概念。”出租车司机张师傅说。与张师傅一样,咸阳多数人对于这条交通干道的边界并不明晰。按照西咸新区区划,世纪大道归属西咸新区沣东新城,道路两边正在建设的楼盘和随处可见的脚手架,也与咸阳主城区属于两番不同的景象。

  在西咸一体化背景下,西咸新区多数土地从咸阳划出,有市民形容此举是 “苹果只剩下苹果核”。西咸一体化的最终目标是,合并咸阳做大西安,服从大西安(咸阳)建设,但咸阳发展一直处于从属地位。今年10月底陕西省《意见》出 台后,更是赋予西咸新区诸多实权,当地学者认为,《意见》背后的意图是将西咸新区建成一个独立新城。

  若除去西咸新区部分,相比昔日的 “纺织城”、“彩虹城”、“神城”,如今的咸阳早已失去了往日风光,很难再找出产业亮点。

  与此同时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从咸阳北塬新城管委会获悉,作为咸阳主城区功能拓展的北塬新城,其定位已经悄然变化,改为大西安(咸阳)文化体育功能区。

  “苹果只剩下核”

  2002年,西咸一体化战略提出推进西安和咸阳融合,建设大西安。在此背景下,长期以来一直独立的城市咸阳的角色发生了微妙变化,开始逐渐处于大西安的从属地位。而随着陕西省成立西咸新区、设立西咸新区管委会,及西咸新区上升为国家级新区,咸阳的地位越来越尴尬。

  在行政区划上,西咸新区由五个新城组成,分别为沣东新城、秦汉新城、沣西新城、泾河新城、空港新城,其中多数区划所占地块位于咸阳。“咸阳主城 区现在没有地方发展,都让西咸新区划完了。”长期生活在咸阳的一位市民说,他形容咸阳“苹果只剩下核”。从地图上看,这一说法确也形象,咸阳主城区与西安 紧紧相连,但在西咸新区5个新城的包围下,咸阳主城区被挤压成狭窄的条状。

  为了寻求突围,咸阳在北部规划了130平方公里的北塬新城,用于拓展咸阳主城区。

  对于成立北塬新城的初衷,北塬新城管委会主任郝兴力在今年年中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,“咸阳城市的发展中有一个弱点,即东西狭长,南北宽度不 够,城市的综合配套也不完善,现在咸阳还有40%的机关和事业单位在租房,城镇化率只有47%多”。今后几年咸阳决定每年将城镇化率提高3个点,也就是每 年有15万人要进城,咸阳主城区担当主要的承接任务。

  “但西咸新区及其五个新城成立后,咸阳往哪里拓展,咸阳未来的项目怎么落地?”郝兴力表示。

  除了主城区发展受限,咸阳目前在工业产业发展方面亦变得边缘。按照西咸新区成立后统计格局和利益格局不变的原则,咸阳每年的GDP统计、土地出 让金收入,自然包括了西咸新区的数据。据咸阳统计公报披露,2013年咸阳GDP1860.39亿元,排名陕西省第三,超过了关中第二大城市宝鸡,成绩斐 然。不过,若除去西咸新区,咸阳GDP及各项经济指标是否一如既往地亮眼?因咸阳统计局婉拒了记者采访,记者并未拿到西咸新区的占比情况,但通过考察咸阳 主城区及周边辖区现有的产业格局,或许也能窥见一二。

  此前,因纺织产业、彩虹集团(陕西彩色显像管厂前身)以及医药保健品,咸阳先后有“纺织城”、“彩虹城”、“神城”之美誉,但这些称谓已经逐渐 淡出公众视野,如今的咸阳很难找到支柱产业。“咸阳市以前以纺织工业为主,这几年纺织工业下降很快,电子信息这块随着彩虹集团逐渐衰落也不断下降。”咸阳 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坦言。

  上述发改委人士向记者证实,咸阳目前尚未形成新的支柱产业,“我们正在谋划,现在主要是化工、长庆炼油厂等化工企业基础比较雄厚,还有食品、医药,装备制造发展比较快,这些产业能保着咸阳经济基本面。”

  据其透露,咸阳正在利用国家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契机加快产业转型升级,一是发展新材料,二是借力区位优势和空港新城发展物流产业,文化创意产业也是咸阳的一个后发优势。

  北塬新城悄然变调

  从咸阳市区大约半小时车程即可到达秦都区马庄镇克仕村,该村为北塬新城涵盖范围之一。天气虽冷,但这里机器轰鸣声依旧,记者看到,正在新修的道 路上一辆推土车忙着作业。不远处,蓝色围墙里面,三五座高耸的塔吊来回移动,塔吊旁边是正在建设中的咸阳市市民文化中心,数日之后即将封顶。一位施工工人 告诉记者,该中心建成后,将成为市民休闲、健身、娱乐的开放式公共活动场所,并担当2018年咸阳承办的省运会主体育馆。

  北塬新城官网显示,新城规划总面积130平方公里,其中规划建设用地22.11平方公里。新城属于咸阳主城区功能的延伸,最终是要再造一个咸阳。

  “咸阳城市格局是南北窄、东西长,南边若要发展就要跨过渭河,北边要发展就要上塬,都受限制,特别是头道塬和二道塬全是帝王陵墓旅游区、文物保护区,不允许建设。而西咸新区成立后,咸阳主城区已无发展空间,所以规划了北塬新城。”北塬新城管委会相关人士称。

  郝兴力今年5月接受凤凰网专访时表示,北塬新城的产业定位是重点发展现代服务业、物流、高新技术和文化旅游业。

  然而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实地走访发现,北塬新城已更名为“大西安(咸阳)文化体育功能区”。上述管委会人士透露,这一更名是今年11月份左右经咸阳市批准的。

  此外,10月底,陕西省出台的《意见》赋予西咸新区诸多实权,并在财政、土地方面破冰。“《意见》相当于赋予西咸新区诸多一级政府的权利,有意让西咸新区成为独立新城。”陕西省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张宝通评价称。

  《意见》出台后,咸阳的处境或将更加尴尬和边缘化。尽管在记者采访中咸阳多个职能部门官员均表示,西咸新区的发展咸阳是受益方,否认咸阳被边缘化一说,但北塬新城的悄然变调,似乎正试图向西安靠拢。

  “定位变化也是从大西安出发,功能区现在定位主要是发展文化产业、体育产业,当然也不排除其他产业。为什么这样定位,因为西安市到目前为止还没 有一个专门搞文化的区域,我们要和西安、西咸新区错位发展。”上述北塬新城管委会相关人士说,省上对咸阳的定位不仅局限于咸阳,而是站在大西安的高度定位 的。

  上述管委会人士表示,尽管北塬新城定位发生变化,但作为咸阳主城区向北的拓展区,这个出发点并未改变。以前是对市区功能的拓展,现在包含了更丰富的内涵,放在了大西安的背景下,功能区的定位更明确、更精准。

  官方否认“边缘化”

  对于外界所称的咸阳日益被边缘化,当地多位职能部门官员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均表示不认同,他们无一例外地表示,咸阳后续的发展将依托大西安和关天经济规划区,与西咸新区错位发展,建设大关中城市群副中心城市。

  “西咸新区现在体制理顺了,定位也高,陕西省政府直接管理,财税、收入、产值都记入咸阳,咸阳也是受益方。”咸阳市工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。

  北塬新城管委会相关人士指出,西咸新区虽然占了咸阳很大的范围,但是给咸阳市有财政划分的比例,其发展能给咸阳带来益处。“以前是一块白地,现在能带来效益,不论是西咸新区还是咸阳都是乐意的。”

  对于咸阳被边缘化的说法,上述管委会人士表示,咸阳市中心距离西安市中心直线25公里,两大城市这么近,西安和咸阳是相互影响的,不能因此就说咸阳被边缘化。

  咸阳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,以前西咸新区、西安、咸阳三方沟通不畅,都想发展,都在竞争造成重复建设,目前咸阳的发展思路是避开西咸新区,错位发展。“我们是大西安的功能区,就是在大西安(框架)下发展,这就规避了和西咸新区同质化竞争。”

  张宝通认为:“西安目前在体育方面还没有一个很大的园区,现在咸阳抓住承办省运会这个契机来发展大西安文化体育功能区,未必不可。现在北塬新城 有了一个方向性的产业,距离空港新城也近,还可以借助空港新城的一些优势发展起来。”不过对于咸阳的整体发展,张宝通仍表示担忧:若除去西咸新区,咸阳目 前除了彬长旬的煤矿、一些能化和装备制造,并无特别有优势的支柱产业。

  《《《

  记者手记:陌路咸阳

  这是记者第二次关注咸阳。之前,因西咸一体化推进问题,记者曾对于咸阳这座城市的历史沿革、经济现状、产业结构、工业企业做过简单的研究,这次 在西咸新区升格为国家级新区,并受到陕西省多项实质政策力挺的背景下,记者将目光投向咸阳本身。这座城市未来到底如何发展?显然值得认真思考。

  作为千年古都,咸阳因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封建王朝——秦的建都而闻名,自古都是西安(长安)的京畿地。不过,咸阳虽自古依赖西安(长安),但一直作为一个独立的城市而发展。

  如今,随着西咸一体化战略的提出和西咸新区的成立,咸阳的角色开始发生变化。从陕西省关于大西安(咸阳)的战略定位,不难看出咸阳的从属地位,不甘心“做小”的咸阳则提出发展北塬新城。

  不仅如此,作为工业城市,如今的咸阳却很难找出支柱性产业,亦鲜有大企业将总部设在咸阳,这与相隔不远的西安完全是两番光景。“咸阳市区现在就有个长庆撑着,其他大企业很少了。咸阳现在能拿得出手的就是几个医院。”一位长期在咸阳生活的市民感慨地说。

  在此背景下,咸阳被边缘化的质疑开始甚嚣尘上。尽管按照咸阳与西咸新区统计数据和利益格局不变的原则,咸阳的GDP已经位居全省第三。但美妙的统计数据似乎并不能完全反映一座城市的经济全貌,抛开西咸新区,咸阳下一步将何从何从?